闻刀霍霍向鸽子

这里有一只废柴请问是你掉的吗!

cn闻刀,文画双渣的懒癌晚期,脑洞太多我选择死亡
杂食党,除非官配BG几乎什么都吃

最近开学了,可能会因此多产了(??)
被喜欢是我的荣幸呀,每个评论的都是天使~

记个脑洞

想搞abo的……沙雕庄园。

老约是个弱柳扶风身姿婀娜长的像omega的……alpha。每天都在申诉自己是个alpha然而没人相信。卡尔是个被误认成alpha的清心寡欲beta,同样申(she)诉(jiao)无(zhang)门(ai)

无聊疯了的庄园群众日常就是吃饭睡觉看AO,更有私下发行的哲学小本本特别是以美智子小姐所著的最受欢迎。

实际上他们连小手都没有牵过,还停留在纯洁的革命友谊呸正常的监求关系。只有老约单方面想交朋友而已,然后他去咨询了一下杰克。

杰克眼里闪过诡异的光。

很担心只是单纯想交朋友的老约会不会被教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在身边朋友一个个被拉进摄殓后我毅然跳进了殓摄(。)

我好想搞BA啊我好想搞那种试图用信息素解决问题的约瑟夫和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冷酷无情卡尔啊


我忽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我觉得吧

卡尔肯定冷淡禁欲攻了这时候就需要另一方主动一点主动骑上去在他腰间磨蹭着,白金色的头发都全散开,还有几缕黏在他腮边,蓝汪汪的眼睛泛着水光,薄唇微微开合,还要一边在他耳边低低的笑一边说卡尔――念的好像那是什么柔软的情话。

而且老约的腿肯定又长又白笔直纤细,单单露出小腿和脚踝的样子,夹紧时肌肉绷起的弧度――啊。他有时还会故意去撩拨卡尔,在入殓师敏感的耳畔吹口气舔一下什么的,并乐此不疲。

好想看卡尔慢条斯理的摘下口罩,然后不紧不慢的把手套摘了,挑起眼看那个撩拨人的家伙,嘴角略略勾起,唇边缝合的黑线让他看起来该死的性感。然后他一把抓住摄影师的衣领,于是他们asdfghjkl接着zxcvbnm再jklqwasd最后疯狂的mnbvczz

图糊字丑,放弃挣扎

最近想开个第五全员幼化的熊孩子日记。

啊我觉得杰克贵族小少爷的设定超棒的!通常是白衬衫黑领结,短裤+长筒袜,头发微卷有一点小辫子,手里一般会抱一本硬壳书,衣袋里装一把剪刀,笑起来蛮矜持的,贵气天成,又有点小孩的天真感。
他会把刀藏在背后,露出天真可爱到有点诡异的眼神说,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

裘克没太想好,暂定是街头的小家伙儿吧。穿着破旧,有张扬的红发和肆意的笑容,嘻嘻哈哈横冲直撞,那张脸上透着满满的自由与鲜活气息――是规规矩矩的小孩儿们向往的小疯子。

现在人机都那么可怕吗?

瑞金的精灵脑洞

`ooc请注意

·脑洞段子,后续会有

    金是精灵的话,可能会留长发吧。长长的披散在身后,随风扬起,在太阳下流动着金子般的光芒。他头上戴着常青的月桂花环,赤脚踩在树梢。穿行于林间时,白色的衣摆划出轻盈的弧度。他寿命长久,看起来年轻又美丽。精灵与这片森林共存。森林离不开精灵,精灵也离不开森林。

    格瑞的话,则是普通的人类孩子。在森林里迷了路,遇到了金。金把他送到森林边缘,一路上兴奋的说个不停,譬如“我叫金,你叫什么呀?”“你为什么来这里啊?”“你今年多大了?”诸如此类。格瑞刚开始还会回答他,后来就默默闭嘴了。金也不恼,他牵着小格瑞的手,走路有些蹦蹦跳跳的。格瑞想挣开,却不知怎的挣不动,只好任他牵着。余光里瞥了几眼金,心想怎么会有笑得那么阳光灿烂的精灵呢?

    临别时,金颇有些依依不舍。他说我已经好久没那么痛快地和人说过话啦。这里只有我一个,太寂寞了。今天和你相处的很开心。你愿意的话,可以常来找我玩啊!

    金的蓝眼睛里是满满的欣悦与期待,还有更深的一些东西潜藏在他眼底,那是再灿烂的笑容也抹不掉的寂寞,沉淀成一片忧郁的深蓝。

    小格瑞不由得轻轻点了点头,没人会忍心拒绝这样的眼神吧。

    “妈妈,我今天遇到了……一位精灵。”

放弃双屠,回头是岸。
昨晚:
我:好巧哦你也带失常?
亲友:是啊好巧哦。

魔鬼们达成了共识。

日常羸弱。

果然无论是求生还是监管都注定羸弱呢。

鹿鹿。

两万米厚美颜滤镜。

【卡埃】情话

·ooc严重请注意
·只是个脑洞段子,后续随缘
·还因为太肉麻被亲友爆锤了(点烟)

       我想起你来,常觉得欢喜又不安。心脏跳的聒噪,嘴角克制不住的上扬。幸好有围巾的遮挡,不然简直是失态了。仅仅只是想象了一下,我便飘飘然了。这让我很不安。这些情绪本不该属于我,现在却要忍受他们的甜蜜煎熬。我要拿你怎么办?

       每次看到你的眼睛,那双湛蓝的无辜的眼,就像一汪水被风吹过,泛着细碎的涟漪,清澈见底,带着最单纯的欣悦与光。
       我的心便安宁下来。

       以前看到赞美恋情美好的文章与诗歌,总是不能理解。恋情对于我来说,只是个遥远又模糊的名词。“不过是大脑造成的幻觉罢了。”那时我这么想。
       现在我却沉浸在这种感情中,并开始患得患失。它果真是有魔力的――就集中在你沉思间不经意的一缕微笑上。

       说来我自己都不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我对你一见钟情。
       不问原因,不问情况,就在看到你的那刻,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大脑一片空白。人群迅速模糊开来,只有你的影子依然清晰。难以言喻的、奇妙的感觉包裹住了我。像过去了漫长的一个世纪,又像是短短一瞬,我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一下一下,撞击着胸膛,发出沉重的声响。
       我意识到我沦陷了。

       我好像中了毒,开始对一些东西上瘾。
       例如你的笑容,你的眼泪,你在阳光下奔跑、发尾跳跃着阳光的模样,在浓密的树荫下你打盹儿、安静恬然的模样,你咬牙倔强的模样,你微眯着眼专注思考的模样。
       这可是你引起的,你可要对我负责,埃米先生。

严重ooc请注意

动作有参考,梗是我一个比我高比我长的基友。

基友:你抱抱我好不好~我要举高高~
我:(冷漠)不,举不动的,不用上手都知道举不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