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刀霍霍向鸽子

这里有一只废柴请问是你掉的吗!

cn闻刀,文画双渣的懒癌晚期,脑洞太多我选择死亡
杂食党,除非官配BG几乎什么都吃

最近开学了,可能会因此多产了(??)
被喜欢是我的荣幸呀,每个评论的都是天使~

今天游戏的沙雕截图


只要我不写肉没人看的出我的cp向
其实精神互攻很好吃的……

我哪里有什么不可描述了!
连个亲亲都不让发吗!【委屈大哭】

终于有了弹簧手,安详升天
弹簧手和月亮河公园好搭啊
我吹爆这个小可爱!呜呜笑得我心都化了

摸个段子

    这是一个注定孤独的男人,他也并不在乎自己的人生变得悲哀凄厉,他在暴风雨中歌唱最美好却已经永远成为记忆的东西,或者他会故作潇洒地在他的黑西装上插一朵妖艳的玫瑰,或者他戴上墨镜扎上头巾,用斜乜的很拽的眼神看你。
    眼神?你真的可以看清这个男人的眼神么?①

    安迷修从梦中惊醒,他支起身子坐起来,滑动手机屏幕解锁,发现还是深夜。室友都在熟睡,静谧的气氛在宿舍里弥漫。他却睡意全无,索性爬起来穿好衣服。外面的夜是浓重的墨漆,连一点微末的星子都没有。风也被凝固,没有往常能听见的树叶沙沙声。在这样静止的纯粹的黑中,人会觉得自身变得无比渺小,似乎与黑暗融为一体。思绪变得无比清晰,仿佛你一切人生的宇宙的时空的烦恼困惑都能在此时,低低地絮絮地道出,而夜给你永恒的沉默的回答。
    手机微微震动起来,屏幕亮起,发出的荧光照得他脸有些苍白。
    安迷修点开手机,是短信。
    雷狮:老地方,速来,不来是傻子骑士。
    安迷修暗骂一句神经病,大半夜不睡从学校东头跑到西头找他,不是神经病是什么?但他好像也有点被这神经病传染了,安迷修一边翻身下床一边想道,他居然有点期待那恶党又会折腾出什么新花样儿。
    他下楼,翻过学校围墙。看到雷狮倚在墙根的一辆机车上,叼着烟,唇边一点星火忽隐忽现。太暗,看不清他的表情。他似乎也与这黑融成一体了。这个男人是孤独的王者,深夜前来,请他的宿敌与知己跳一曲华尔兹。
    不,探戈或许更为恰当。
    安迷修问:“恶党,你从哪里搞来的车?”
    雷狮不回答,把烟灭了,将机车头盔扔给他:“敢来吗?”他的声音里夹杂着喑哑的笑意:“安迷修。”

    机车嘶吼着咆哮着驶过漆黑的夜,即使戴着头盔安迷修也觉得猛烈到有些受不了。风像锋利的刀片,割在皮肤上,两旁的景物迅速模糊成两条拖得极长的带子。他们像羚羊飞速跳跃在路灯昏暗的光芒中。安迷修不由得扣紧了雷狮的腰,喊道:“雷狮!疯了吗你?!”
    他听到雷狮的笑声,然后听到雷狮大声唱起一首歌:
“开心的关心的真心的变心的成败未知的是谁
    多亏在生命中化身为救主的你早已做了准备
    欢心的伤心的痴心的负心的爱恨交织又是谁
   多谢在生命中化身做知己的你为我做个奉陪”②
    恍惚间他们像回到了高中时代,那些激扬的决绝的感情是一把火,要把人燃烧殆尽。在毁灭之日狂欢,不顾世俗的疯狂,跳着互相试探互相挑逗、针锋相对的探戈一起跃入深渊。
于是安迷修也笑了起来,随着雷狮大声唱:
“开心的关心的真心的变心的成败未知的是谁
    多亏在生命中化身为救主的你早已做了准备
    欢心的伤心的痴心的负心的爱恨交织又是谁
    多谢在生命中化身做知己的你为我做个奉陪”
    他们的前方是一片光辉的海洋,在无休止的黑夜里,美的像另一个世界遥远的灯火。

①改自江南的《台北红玫瑰》――《蝴蝶风暴》自序
②是罗大佑的《台北红玫瑰》,1994年11月发行。

关于卡莱的小小妄想

·ooc严重注意

一直想摸一下卡修斯的尾巴,尾巴尖上还有一个尾环,配着他纯白的色调,有点小小的性感与叛逆,用手拨拉一下会微微晃荡,。他也许会僵硬一下,尾巴上细小的绒毛炸起,像受惊的猫。然后回头看过来,声音里带着窘迫:“不要随便摸那个地方啦……”蓝眼睛半眯着,眉头拧起,脸上泛着一点红晕,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你清楚那是对你的优待,他不会拿你怎么样,只能乖乖站着任你亵玩他的尾巴。于是你更肆无忌惮了。
他终于忍不住,声音有点点颤抖:“别再动了布莱克……”
“敏感点?”
“额?”
你最后恋恋不舍的揉了一把手感很好的尾尖,刚想放开手。却突然一阵阴影笼罩,被压到了墙上。
他把头凑到你的颈间,呼吸急促,耳尖泛红:“布莱克,别动了。”

·那个想摸卡子尾巴的其实是我【bian tai发言】

酒吧pa的一点点设定

吴邪:酒吧老板
张起灵:乐队鼓手
王胖子:酒吧合伙人
黑瞎子:调酒师
解雨臣:乐队主唱
王盟:侍应生
日后可能补充其他人物,等我把大纲想起来后……

赛尔号太好看了。

深夜聊骚十分愉快

然而还是排不到人,理发师老杰克已经开始无聊到用笑声骚扰对面的歌手裘了。

雷安校园段子

掌心轻触间带来的灼热,从指尖一直烧到了心里,晃荡着,勾的人心痒痒。安迷修接过掉了的笔,低声说了声谢谢。雷狮目光扫过他的腰部,那里因为刚刚弯腰捡笔而露出了一截精瘦的腰肢,在强烈的阳光下竟白得晃眼,。雷狮眯了眯眼,莫名有点口干舌燥,嗓子眼像烧了一团火。他想问问安迷修是不是发烧了,或者自己发烧了,不然怎么会觉得那块相触的皮肤烫的厉害。

不说了,码中秋贺文补作业去了